2015年07月27日

悲傷侵蝕著我的心扉你卻不懂我的殤



好多年了,你一直在我的傷口裏幽居。我放下過天,放下過地,卻從未放下過你。

很多事情過去了,很多事情還在繼續。有時,我以為我早已經忘記了,忘記了那個大雪紛飛的夜晚是如何的寒冷。有時,我以為我早已經不再悲傷,悲傷的時候我會徒步走在那條記憶的長河裏。任憑往昔的記憶在心底裏氾濫成災。尤其是在這個季節裏,我常常會陷入深深的冥想之中。穿過了時間,穿過了空間。我穿過了我親手壘下的層層城堡。我在想,那個雪夜,那條長街的盡頭,那個披風掛雪站立在我面前的你,寒風吹起了你單薄的衣裳,你微微揚起的眉,和你眉間那顆晶瑩欲滴的淚。我的溫熱的淚,便會不由自主的流下。

寒冬了,雪卻不能盡情的下,我不知道它還在等待些什麼。這裏的陽光很好,預報未來的幾天還會是個大晴天。我揚起了我的手,我微微的眯縫起我的眼,我還是想看清楚那南歸的太陽,是不是還依舊有氣無力地照耀在北回歸線上。憂傷的歌曲依舊憂傷,忐忑的心情依舊不安。哪怕是一點點小小的動靜,也會驚擾了不安的魂靈。我時時刻刻的安撫著它的憂傷,我閉上了我的眼睛,我想親口告訴它,我很好。心裏的雪在不停地下著,我站在記憶的角落裏,眺望著前方。這條路,好長,好長。我猶豫著,踟躕著。我看不到的鐵軌的盡頭,可曾還會有你的身影出現在我的眼眸的深處。

是不是都變了呢?這麼多年來,也許,我固守的只是一個虛幻的夢幻罷了。是夢,總是會醒的吧。那些虛無縹緲的故事,也許,主角只是我一個人吧。我還記得那年的冬天,金黃的落葉鋪滿了地,我看見了一朵流雲在天空裏飄蕩。我忘記了,也許那日的天氣也如今天這樣吧,陽光明媚。我腳踩著這滿地的落葉,我徘徊在鐵路的這邊,遠望著連綿起伏的枕木,我的心也如這鐵軌般起伏不定。我在等待著你的到來,你可知道嗎?這漫長的時光,風如利刃般撕裂著我的皮膚,悲傷一點點地侵蝕著我的心扉。憂傷一點點的鬱積在心頭。而在望到你的身影的那一刻起,頃刻間的氾濫。那些的日子,甜蜜而又感傷。亦喜亦悲,而我的悲喜已是跟隨著你的悲喜跌宕不定。在沒有未來的時日裏,我們一點點地揮霍著自己的愛情。即便這是一份沒有結果的愛情傳說。

一些話,始終擁堵在心口。面對著你,我更多的時候是沉默。說好的,不再見面。卻還是忍不住應了你的約。安靜的餐廳裏,有暖暖的風吹著。沉默在流轉,我有些後悔這樣的匆促,而使得局面這樣的難堪。物是人非,你還是如往日般的俊朗,而我也還是如昔日般優雅,那麼不同的又是什麼呢?世易時移,那樣的玫瑰色的夢幻,帶著絢麗的色彩在我的眼前旋轉,而我已然是再也看不清故事的結局了。自別後,我便是這樣整日蝸居在家中。我想,我是喜歡這樣的,在這樣寒冷的冬季窩在家裏,面對著四面牆壁,聽熟悉的樂曲在室內流淌。我想,我是喜歡這樣的,在這樣有別於以往的日子裏,以這樣的姿勢,懷念你。我想,我是喜歡這樣的,我喜歡雙手輕撫著溫熱的地板,就像是回到了昔日你溫熱的胸懷。我想,我是喜歡這樣的,在別後的每個冬季裏冬眠,期待著大雪紛飛的日子早日到來。

好多年了,你一直在我的傷口裏幽居。到了最後,思念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。我想,如若那一天丟失這種習慣,我竟然都不知道該到哪里去找尋你。懶散的日子,懶散著過,竟再也沒了想將這種感覺書寫下來的衝動了。冰凍著一顆心,我囚禁著自己的思維。我言不由衷的說著違心的話,我想要試圖找回平靜的生活軌跡,而一直往前。過去了,都過去了,不是嗎?那日裏,迎著夜風,你離開了。你的車緩緩地駛離了我的視線,在你回眸的那一瞬間,你可曾看見有淚從我眼角裏滑落?過去了,都過去了,不是嗎?那些個青春歲月,那些個風華正茂。那個很多年前,那個大雪紛飛的夜晚。那個禦風而來,披風掛雪的青年,寒風吹起了你單薄的衣裳。你微微揚起的眉,和你眉心裏那顆晶瑩欲滴的淚。



Posted by liunanhuai@yahoo.com.hk at 17:09│Comments(0)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

QRコード
QRCODE
庄内・村山・新庄・置賜の情報はコチラ!

山形情報ガイド・んだ!ブログ
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liunanhuai@yahoo.com.hk